应家网-中国应家乡新闻门户

青藏公路的蹲点报告:从驼行百日到一日千里

2019-08-25 10:35:03?????来源:应家网综合?????责任编辑:李娜

  从驼行百日到一日千里

  ——来自青藏公路的蹲点报告 经济日报·中国经济网记者 马玉宏 石 晶

  举世闻名的青藏公路绵延四千里,像一条灵动的飘带缠绕在青藏高原,是连接青海、西藏与内地的经济大动脉。

  青藏公路还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公路,起于青海西宁、止于西藏拉萨,因海拔高、路线长、自然环境恶劣,被称为世界屋脊上的“天路”。

?

  一位将军的公路情怀

  青藏公路是一条不平凡的公路,65年来从无到有,见证了共和国的成长与时代的变迁。

  西藏一直没有连接外省的公路。由内地运往西藏的物资,只能通过崎岖的山间小路,2014世界杯网,以牦牛骆驼驮运。1953年,西藏军民吃粮告急,当年成立的西藏运输总队从宁夏、青海、甘肃、新疆、内蒙古等地,先后筹买了27000峰骆驼(约占全国总数的十分之一强),并雇驼工1000多名,由时任西藏工委组织部部长的慕生忠负责具体运输事宜,在青海香日德镇组成骆驼队向拉萨运粮。

  慕生忠带领驼队,驮着大批粮食,长途跋涉、艰难前行,一路下来用时四个月,不仅消耗粮草、人员损伤,连骆驼都累死4000多峰。靠原始的运输方式保障西藏的供给,决非长久之计,慕生忠就此萌发了修建青藏公路的强烈愿望。

  1953年11月,西藏运输总队组建两个探路队,由任启明、王延杰分别率领,历时两个月,探明所经路线(即现青藏公路南段)“远看是山,近看是川,山高坡度缓,河宽水不深”的地理状况,为修筑公路提供了决策依据。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彭德怀批准修筑北起甘肃安西,中经柴达木盆地至西藏拉萨,南抵中印边境的公路,并先后拨付250万元,工程汽车100辆。

  “好样的留下来跟我修路!”这是西藏运输总队解散后,慕生忠对大家说的话。1954年5月,慕生忠带领19名干部、1200多名筑路军民来到格尔木河畔的荒原上,开始了格尔木至拉萨的筑路进程。30万元前期修路经费、10辆卡车、150公斤炸药就是全部家当。筑路军民分为6队,每人配一把铁锹、一把十字镐,以格尔木为起点开始了向世界屋脊的进发……

  筑路军民克服艰难险阻,用时七个月零四天,耗资220万元,将全长1283公里简易青藏公路修到了拉萨。1954年12月与川藏(康藏)公路同时举行通车典礼。从此,世界屋脊告别了没有公路的时代。

  青藏公路经过的很多地方,当年都没有名字。给这些地方起名字,成为当年慕生忠修路间隙的“业余爱好”——望柳庄、雪水河、西大滩、不冻泉、五道梁、开心岭、沱沱河、万丈盐桥……这一个个如今在青藏公路上耳熟能详的地名如一块块丰碑,镌刻在青海、西藏两地人民的心里。

  1982年,年过古稀的慕生忠再回格尔木,站在昆仑山口,白发苍苍的将军留下心愿:“我死后,你们把我的骨灰撒在昆仑山上。”如今,青藏公路隆隆的车声伴他长眠。

  从“马背望川”到一日千里,一条公路深刻地改变了青海和西藏的经济社会发展现状。青藏公路自1954年建成至今,经过几次改建、改线,公路等级不断提高。目前,青海养管路段已经从当初的简易道路发展成为由高速、一级、二级公路组成的快速通道。青海交通以青藏公路为轴线,串起了青海东部经济发展核心区至柴达木国家级循环经济试验区,形成了带动全省的经济快速发展带,惠及青海577.8万人,在青海乃至中国西部的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。

  因路而起的戈壁新城

 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,也是青藏公路通车65周年。记者走进格尔木市,依然可以看到当年筑路先锋带给这座城市的变化与发展。

  曾经的格尔木在以前出版的青海地图上叫“噶尔穆”,只是一个小黑点。当年的筑路队伍聚在一片荒漠里争论,这里到底是不是“噶尔穆”?慕生忠一锤定音:“帐篷扎在哪儿,哪儿就是噶尔穆。”由6顶帐篷划定的“噶尔穆”,遂成了后来进藏大本营——格尔木市的雏形。

  青藏公路修通后,西藏运输总队格尔木站正式成立,驻站的十多名工作人员成了扎根于此的第一代格尔木人。1954年至今,格尔木历经了从无到有、从小到大的发展历程。

  在格尔木蹲点采访,同行的青海广播电视台记者赵岚,就是土生土长的第三代格尔木人。

  赵岚的姥爷李俊峰是第一代格尔木人,满头白发的老人拿出家里尘封已久的相册,为我们讲述照片背后的故事。从甘肃刚到格尔木的李俊峰住在简易搭建的“地窝子”里,没有自来水,只能挑水喝,连电都是每天只供应4小时。从格尔木到西宁,那时候开车要走3天。

  自青藏公路建成后,全国各地干部群众响应党中央“开发柴达木”的号召,从四面八方来到格尔木。60多年前,像筑路大军一样,第一代盐湖人搭起帐篷,传承了青藏公路建设的精神,在荒无人烟的戈壁上,寒冷刺骨的盐湖中,靠肩扛手推,在柴达木的无人区崛起了我国最大的钾肥生产基地,保证了全国农业的“粮食”——钾肥的供应。

  站在青藏公路格尔木东出口处放眼望去,亮晶晶的光伏组件形成一片蓝色海洋,闪闪发光面向太阳要能源。穿过光伏园区一路向北,就来到了绿汪汪的察尔汗盐湖矿区,这片全国最大的盐湖,为我国钾、锂、镁工业发展提供了巨量资源。以盐湖、光伏等为代表的资源奠定了今日格尔木循环经济发展的基础。

  从格尔木市区沿青藏公路驱车向南,有一个唐古拉镇生态移民村,一栋栋藏式民居坐落在一片绿洲里。村民更尕南杰老人难忘:当地平均海拔4700米以上,含氧量只有海平面的六成。2004年底,唐古拉山6个村自愿搬迁的首批128户牧民,沿着青藏公路一路向北,组成了格尔木市第一个藏族村——长江源村。如今,长江源村规模已扩大到245户。

  “以前在草原‘靠天吃饭’,现在进了城我要换个活法。”长江源村东南一隅的岗布巴民族手工艺品专业合作社里,19岁时下山的三木吉,如今已是远近闻名的“女强人”。她与村里几位姐妹办起的合作社,年收入从不到7万元跃至34万元,生活方式的转变,让长江源村的牧民对新家园有了归属感。

  从最初的6顶帐篷,到成片的高楼大厦,格尔木成为青藏高原上继西宁、拉萨之后的第三大城市。

  青藏公路通车65年以来,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普通公路,它代表的是一种开拓、奉献、坚守精神,这条公路更像是世界屋脊上的一座丰碑。

  青藏公路建成后,千里青藏线上执勤的官兵们扎根高原,分布在西宁至拉萨沿线10个兵站里。这里氧气含量不足海平面一半,紫外线辐射强度高出内地6倍。在被生物学家称为“生命禁区”的世界屋脊上,官兵用青春和生命驻守青藏线。

  在达纳赤台兵站,恶劣的自然环境里能给大家放松一下的是2014年建成的140平方米温棚,里面仅有的芹菜和甜菜全部用营养液种植。因为能看到绿色,全站官兵都当宝贝一样看护着它。